一开始是因为要找能一边窝在床上钩针一边放着有点声音的电视剧。为了不用看字幕,把中学时代的偶像剧都看了一遍,觉得还行的就顺便推荐给妹妹。然后没剧了,改看大陆剧。

《杉杉来吃》电视剧还没看完就先把网络小说一天看完了,随即追看作者顾漫的其他作品。网络小说嘛,偶尔觉得有的没的,但反正最近心烦,不想多动脑。《杉》说的是总裁爱上小职员那很常见的剧情,但因为一些小细节、小描述而变得生动。里头有句“请最好的医生,住普通的病房…用钱容易用心难”,看了挺感动的。理解。

《何以笙箫默》的文是在火车上看完的。看大纲还以为又是大学时候的恋人因为什么伟大但愚蠢的误会分手,多年后再相恋的剧情。其实内容还真的是这样,但看着看着却不小心起了伤感。是因为错过吗?还是走的冤枉路觉得委屈?

看完小说后本来没打算看《微微一笑很倾城》的剧,纯粹因为在念高中的妹妹极力推荐,说那个(名字有两个相同读音不同字)的男主很帅。结果还是把30集看完了。两个主角其实演技普通默契还可以,男主有些不符合冷帅的人格设定,女主也没有想象中的惊艳。不过很喜欢整部剧的感觉,轻松和谐,俩主跟大学舍友的互动很可爱,很有默契。

最近上班要么搭来回三个多小时的公交,要么开来回两个多小时的车,挺累的。自从复活节连假出游那次车祸之后一直很怕自己又开车打瞌睡,常常一路上开着SHE的歌哼哼唱唱。突然想起念学士的时候,一个朋友时常睡眠不足但又得开车上课,有一次跟我说了他的秘诀。他说,打瞌睡就开快一点,刺激刺激就醒了。不知道这兄弟最近过的怎样?

Advertisements

夜间跑步

晚上八点多出门跑步,居然很不放心地给室友发了简讯说如果一个小时没回来就给我打电话;一边跑步还手持钥匙,话说哪个朋友路过拍我的肩膀可能就被划下去了。纳闷,布里斯班虽然昆虫和野生动物多,但走在路上从没听说被抢的事件。今天怎么会没安全感?

过两天公司要搬去距离住家开车一小时公交两小时的海边小镇。莹上个月刚考到昆士兰的驾照,转眼要为买车烦恼。朋友问,买辆新车不好吗?不用烦二手车会不会被人骗,又有warranty,未来如果要转卖也容易。我说啊,没钱。工作一年的储蓄不够买辆新车却又不想这么早就欠债了。朋友顿了顿,小声地问能不能跟家里借点钱?

是真没想到要跟爸妈要钱。之后就难过了,似乎不再是留学海外刚好找到工作就留下来。突然觉得自己像是真的移民国外了。

春初换季雨,repeat着

The Climb- Miley Cyrus

冰箱- SHE演唱会版

怎样- 戴佩妮

夏末河畔pizza

今晚跟教堂的朋友聚会,大伙儿没什么主意。于是莹建议了一句,“7点,河边,pizza”。就这么定了。

冬末,一群人在河边草地上吃着冷掉的pizza,玩着有些莫明的破冰游戏。有些写意,有些寂寞。

在这硕士毕业后的第一间公司快一周年了,朋友问起,设计厕所,还做吗?这公司很小,老板人很好,不加班,不挨骂。同事在那儿待了十几年。不想climb the corporate ladder吗?

今天没上班,去办了医保卡。长居澳洲又再深陷了一些。

冬末夏初(这就是昆士兰怪里怪气的气候),莹想回家了。不过,家在哪里?

Quarter life crisis

和老婆聊这个话题好像是一年前的事情。聊完了在脑里留了几天斟酌过,就不再想起。直到昨天傍晚小男友不经意提起。

昨天是周日,发生了一连串的小事。就,早上刷屏看到两个朋友在新加坡的婚礼,另两个去年结婚的朋友的baby bump;室友在教堂里差点晕倒;然后听了一大串关于死亡和复活的讲道;弟弟终于出国念书了;小男友搬进他爸妈买的公寓…

看似不相关的事情,但一整天我的脑子就没停过,质疑莹的本质。心想,我到底能不能和我爱的爱我的人结婚,结婚是什么我真的有能力吗,结婚之后不止多个不能回避的室友甚至生活方式都会改变,然后如果有了小孩呢?室友不舒服,整件事发生的很突然,莹一直直觉性的处理,但之后却一直质疑我的直觉到底好不好?若望11章的讲道虽然有关基督的权威,但说的死亡却生动的让我小时候的恐惧—如果爸爸离开了—再次浮现。如果真的照我担心的如果这么想,实在这辈子不用出门了。弟弟出国了,才开始后悔,是不是该多花点时间陪弟弟陪妹妹再陪爸妈?弟弟这一去就四年,莹在澳大利亚或许定居,那么爸妈和小妹呢?小男友前天搬家时,他的一家人都去帮忙。他把我(i.e.他的手机)放在桌上,让我听听他们的谈话。那是很爱辩论的一家,和我家的“我说话你就闭嘴倾听”的模式很不一样。才具体理解,嫁进一家,他家人就是我家人的感觉。

很多的如果。很多的比较。从小就不是爱说话爱挑战爱创新爱发光发热的人。莹不是个没有才华没有能力的人,我拥有很多半桶水,也一直满足于自己拥有的。只是,这样够吗?

这就是所谓的quarter life crisis吗?还真准时呢…

无业的(第)六月

上周末牙龈痛,请教了牙医系的朋友,于是礼拜一一早就到附近的牙医诊所报到。从make appointment到介绍(来自台湾的)牙医到照X光到拔智慧牙,一直都是非常的efficient。中午12时45分,莹咬着cotton gauze在pharmacy领药。

Dr Chen对我的恢复非常的乐观,于是莹隔天早上去了job interview,傍晚照常到餐厅打工。每天三次的抗生素,每六小时的止痛药,生活作息依旧。

就是每天起床泡杯咖啡,开facebook开instagram然后开命名“job search”的excel档。黄色代表有兴趣、有可能的公司,蓝色代表被拒绝的公司,剩下的就是莹还不认识或不愿意尝试的公司。朋友问我为什么不每间都投呢?莹坚持的是适合自己未来方向的公司。如果在澳大利亚会是像在吉隆坡那样又是大企业又是压力大又是睡眠不足的话,我宁可回国。至少那样能在家陪家人。

明年农历新年回国!要么回家过年,要么回家。给自己和给男友的约定。努力一年要是没找到工作,是真的不该留下来。

昨天中午两个小男孩(每周四给接下课然后教中文陪练琴的两个小瓜)的妈妈给我打电话,一开口就问我还好吗?嘘寒问暖的关心,是我不敢打电话回家的原因,但还是被老板问着了。她跟我说,有什么事尽管问,她能帮一定帮。最后还跟我说下礼拜来家里吃饭吧。就差点没哭出来。

下午,朋友来家里避难。说是自己家外面在施工,没办法好好复习。因为她来,于是有了动力整理房间、换下睡衣。之后还让她开车送我上班了。

晚上,打工后在回家的第二个车站等车。遇见另个朋友,她跟我说,她和嘉敏在开车经过,想送我回家。

半夜,朋友给我发简讯问是否申请过某间公司?偶然看见那公司的征聘广告,于是把网址传给我。

真感恩生活里有着这些小感动,让沉闷的生活还有些动力。大家都说可以理解,但我要的不是理解是解脱!But I’ll take your understanding if that’s what you offer.

这周末买了机票要和姐姐和姐夫到阿德莱德找Tham2玩。跟朋友说起我要take a break,被问你不就是在break了吗?那感觉,就像单身被问为什么单身一样。并不是不享受不用上班上学的日子,而是单身久了会寂寞、会怕自己忘记怎么和人相处。我没分手我打比喻

笔于无业的六月,发了十几封电邮、打了五、六通悲剧被拒电话,17度冬天的下午。

不善表达

几天前老婆给我发简讯说病了,想找人撒娇。想起很多年前跟高中的同学说着自己不会安慰人,自责的哭了起来。现在已经习惯这样的自己,朋友被甩被亏生病生气结婚怀孕…我会是冷静递了纸巾然后一口气买上好几件婴儿装或出现在家里煲粥煲汤的那个朋友。

昨天下午在talk里吹了一下午的冷气,头痛着的。朋友来接我上bible study,很不自然的跟同伴说让我坐前座好吗我不舒服容易晕车。

不习惯安慰,也不习惯被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