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rter life crisis

和老婆聊这个话题好像是一年前的事情。聊完了在脑里留了几天斟酌过,就不再想起。直到昨天傍晚小男友不经意提起。

昨天是周日,发生了一连串的小事。就,早上刷屏看到两个朋友在新加坡的婚礼,另两个去年结婚的朋友的baby bump;室友在教堂里差点晕倒;然后听了一大串关于死亡和复活的讲道;弟弟终于出国念书了;小男友搬进他爸妈买的公寓…

看似不相关的事情,但一整天我的脑子就没停过,质疑莹的本质。心想,我到底能不能和我爱的爱我的人结婚,结婚是什么我真的有能力吗,结婚之后不止多个不能回避的室友甚至生活方式都会改变,然后如果有了小孩呢?室友不舒服,整件事发生的很突然,莹一直直觉性的处理,但之后却一直质疑我的直觉到底好不好?若望11章的讲道虽然有关基督的权威,但说的死亡却生动的让我小时候的恐惧—如果爸爸离开了—再次浮现。如果真的照我担心的如果这么想,实在这辈子不用出门了。弟弟出国了,才开始后悔,是不是该多花点时间陪弟弟陪妹妹再陪爸妈?弟弟这一去就四年,莹在澳大利亚或许定居,那么爸妈和小妹呢?小男友前天搬家时,他的一家人都去帮忙。他把我(i.e.他的手机)放在桌上,让我听听他们的谈话。那是很爱辩论的一家,和我家的“我说话你就闭嘴倾听”的模式很不一样。才具体理解,嫁进一家,他家人就是我家人的感觉。

很多的如果。很多的比较。从小就不是爱说话爱挑战爱创新爱发光发热的人。莹不是个没有才华没有能力的人,我拥有很多半桶水,也一直满足于自己拥有的。只是,这样够吗?

这就是所谓的quarter life crisis吗?还真准时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