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明

很久以前在MSN的status上po过一句“常常跌倒流血都无所谓,现在找不到伤口但比什么都痛”之类的话,好像是熊猫离开那时写的吧。

半夜关了灯躺下,一连串的联想,像哥哥的大学朋友、小学那个同班一年之后见面会对我眨眼睛的男孩、唯一一次和青梅竹马的电话粥、毕业旅行后对我说再见的暧昧对象、初恋、排球、练球时滚地那瞬间膝盖上的痛、中学六年唯一一次的体育见习,然后就是想不起exact wording的那个MSN status。

突然就流下眼泪。

脑里回荡着“看不见的伤口最痛”这么一句话。

明天见

刚追完一部叫《灿烂的遗产》的韩剧,据说男主是很多人喜欢的李昇基欧巴,但重点是我共流泪三次!

《灿》属家庭剧,所以剧情解释起来有点复杂,反正就关系某家庭事业继承和富家子弟被迫像平凡人那么打工的情节。平常不喜欢看家庭剧,因为节奏很慢而且人物多;但这出不但反映家里人的各个角色,也没人病重也没人出车祸!知道在电视剧里这是多罕见的吗?

就在女主知道自己要离开还是由着男主对自己说“那我走咯,明天见”的瞬间,莹泪崩了。王心凌的《明天见》已经忘记是哪个他的禁歌了,但那惋惜的心情,“我的耳边 再听不见 我以为永远不会变 最习惯的明天见”,想起还是会痛。

离家后的莹现在是多么珍惜每次见面啊。

复活长假前晚

听说在新加坡也是放长假吧?在澳大利亚我的室友期待复活节前后周五至周一的假期已经很久了。这里工作很flexible,但公共假日不多。

周四晚,到餐厅上班。第一次6点就到了!虽然没有周末那么忙碌,但因为只有两个人工作,还是很累。特别是面对对食物价格、菜单等等不在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有意见的客人,常幻想如果这里像美国那样实行小费制那该多好。

下班后到对面的加油站(对啦这里最方便的莫过于加油站)买一瓶牛奶和一支冰淇淋,坐在公车站发呆。手机里群组的朋友约在吉隆坡市中心见面,以为在外两年都习惯了,还是会难过。布里斯班的生活很平静,没什么drama但就也没什么乐趣。朋友住的远,大家一聚就是吃饭喝酒,还挺想念出游的。

莹下午做了蛋挞给餐厅的老板,下班前跟她聊了两句。老板夫妇俩是我同乡(ie 八打灵再也),特了解我想家的无奈。毕业至今已经三个月,还没找到工作不在我的预算里。老板却说,你没很努力吧,因为想等签证一通过就回家度假?哈,我是真的想回家。虽然十二月才刚见过家人,去年冬天也跟他们去旅游,但已经快一年又八个月没回家了。

三个表侄子都一岁多了,我还没抱过。大姑丈去年年底去世,我跟姑姑视频说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看你。但又这样过了几个月。过几天复活节家族聚会,这是我家例常的习惯。就在家里简单的煮个咖喱面(或有时会煮椰浆饭),说好七点开饭其实就是先到先吃迟到洗碗。以前常好奇我们都不是爱讲话的人,聚会为什么不无聊?后来才理解其实聚在一起不需要很热闹,只要放眼点个人头,确定大家都好,就够了。

比起初一进宿舍每个礼拜回家还哭了那整整的几个月,来布里斯班简直就是铁人一个。随着年龄的增长,能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就这个样子吧。

每次出门久了就生病

记得上个寒假到墨尔本朋友家住了十几天然后到纽西兰再玩一周。感觉每到一个新地方就再过一次冬,中途因为冷到了吧!感冒了吃了好多的药。

这次在黄金海岸带团,在老板家住了一周。带着小朋友游山玩水,玩的挺开心的。这次是晒到的!连续几天的发烧,因为要工作所以药也嗑了不少。

一个人在外生病,特想念家里的床。同时希望有人给我买药、给我煮汤,有人跟我说,病了就请假呗!

嗯不说这些了。病好了就没资格呻吟。

2016除夕

年三十晚在家举办聚会,邀请了大学的伙伴、室友,一桌九个人吃团圆饭。

早上八点多起床,穿着睡衣在厨房里准备。简单地炸了几片年糕,煮了一锅饭,再敲开几个罗汉果煮糖水。

曾经和会煮饭的男孩交往。在一起的时光短促,所以说好的向他学习没有实践。事隔八、九年,莹一个人在国外过新年。老外同学对菜肴的赞不绝口,也只能苦笑。离家虽然只有两年,但说实在味儿是否够传统自己都不知道了。

那天刚度假回来的朋友说,在家的生活很轻松简单。饭菜有妈妈准备、衣服也有人料理。话说我想念的说不定就是这种依赖;想喝豆浆就走路出去买,百褶裙难烫就喋一下妈妈,早午晚三餐只要粘着弟弟妹妹就一定有饭吃。

独立的生活很健康,我是真喜欢自己办事的满足感。只是一个人提着几公斤罐头转两趟公车的时候,还真希望这时可以打电话叫谁来接我。

在澳洲布里斯班的年夜饭

记弟弟

很小的时候,我家弟弟都叫我Sarah姐姐。一直到上了中学,觉得叫Sis比较帅所以改口了。

至今还叫姐姐的,就表弟仨。其实兴趣很相近的那个,虽然年龄相近但见面总礼貌地称呼;曾一起度过一次夏旅的那个,五年不见了你好吗;让我载出去喝酒的给我讲恋爱哲学的那个,总撒娇似的管我喊姐姐拜托了。

前阵子和室友聊处事方法,再次觉得自己大姐心态重。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吧?说两件没有人知道的事:走路会撞到路、不写下会忘记写下了还不一定做到。该反省了。

520晚的梦

梦见长大了的老婆 梦里忙一堆 签合约 飞异国 法律财经的事。当然 是我们vs前校长。很莫名的梦境 醒来后第一想到好久没和老婆聊天了。

(梦里)在外奔波忙碌后回家看到的是现任男友。520只是平凡一天 没啥庆祝 爸妈25周年 还有莹/庭交往3周年。3年呢!老婆,这是熊猫团的新高吗?
朋友在网上碰面总问我在澳洲好不好 我很好 这里人即使不亲切至少有礼貌 但我好想念熟悉的腔调熟悉的话题 我想回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