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是因为要找能一边窝在床上钩针一边放着有点声音的电视剧。为了不用看字幕,把中学时代的偶像剧都看了一遍,觉得还行的就顺便推荐给妹妹。然后没剧了,改看大陆剧。

《杉杉来吃》电视剧还没看完就先把网络小说一天看完了,随即追看作者顾漫的其他作品。网络小说嘛,偶尔觉得有的没的,但反正最近心烦,不想多动脑。《杉》说的是总裁爱上小职员那很常见的剧情,但因为一些小细节、小描述而变得生动。里头有句“请最好的医生,住普通的病房…用钱容易用心难”,看了挺感动的。理解。

《何以笙箫默》的文是在火车上看完的。看大纲还以为又是大学时候的恋人因为什么伟大但愚蠢的误会分手,多年后再相恋的剧情。其实内容还真的是这样,但看着看着却不小心起了伤感。是因为错过吗?还是走的冤枉路觉得委屈?

看完小说后本来没打算看《微微一笑很倾城》的剧,纯粹因为在念高中的妹妹极力推荐,说那个(名字有两个相同读音不同字)的男主很帅。结果还是把30集看完了。两个主角其实演技普通默契还可以,男主有些不符合冷帅的人格设定,女主也没有想象中的惊艳。不过很喜欢整部剧的感觉,轻松和谐,俩主跟大学舍友的互动很可爱,很有默契。

最近上班要么搭来回三个多小时的公交,要么开来回两个多小时的车,挺累的。自从复活节连假出游那次车祸之后一直很怕自己又开车打瞌睡,常常一路上开着SHE的歌哼哼唱唱。突然想起念学士的时候,一个朋友时常睡眠不足但又得开车上课,有一次跟我说了他的秘诀。他说,打瞌睡就开快一点,刺激刺激就醒了。不知道这兄弟最近过的怎样?

Advertisements

夜间跑步

晚上八点多出门跑步,居然很不放心地给室友发了简讯说如果一个小时没回来就给我打电话;一边跑步还手持钥匙,话说哪个朋友路过拍我的肩膀可能就被划下去了。纳闷,布里斯班虽然昆虫和野生动物多,但走在路上从没听说被抢的事件。今天怎么会没安全感?

过两天公司要搬去距离住家开车一小时公交两小时的海边小镇。莹上个月刚考到昆士兰的驾照,转眼要为买车烦恼。朋友问,买辆新车不好吗?不用烦二手车会不会被人骗,又有warranty,未来如果要转卖也容易。我说啊,没钱。工作一年的储蓄不够买辆新车却又不想这么早就欠债了。朋友顿了顿,小声地问能不能跟家里借点钱?

是真没想到要跟爸妈要钱。之后就难过了,似乎不再是留学海外刚好找到工作就留下来。突然觉得自己像是真的移民国外了。

春初换季雨,repeat着

The Climb- Miley Cyrus

冰箱- SHE演唱会版

怎样- 戴佩妮

夏末河畔pizza

今晚跟教堂的朋友聚会,大伙儿没什么主意。于是莹建议了一句,“7点,河边,pizza”。就这么定了。

冬末,一群人在河边草地上吃着冷掉的pizza,玩着有些莫明的破冰游戏。有些写意,有些寂寞。

在这硕士毕业后的第一间公司快一周年了,朋友问起,设计厕所,还做吗?这公司很小,老板人很好,不加班,不挨骂。同事在那儿待了十几年。不想climb the corporate ladder吗?

今天没上班,去办了医保卡。长居澳洲又再深陷了一些。

冬末夏初(这就是昆士兰怪里怪气的气候),莹想回家了。不过,家在哪里?

莫明

很久以前在MSN的status上po过一句“常常跌倒流血都无所谓,现在找不到伤口但比什么都痛”之类的话,好像是熊猫离开那时写的吧。

半夜关了灯躺下,一连串的联想,像哥哥的大学朋友、小学那个同班一年之后见面会对我眨眼睛的男孩、唯一一次和青梅竹马的电话粥、毕业旅行后对我说再见的暧昧对象、初恋、排球、练球时滚地那瞬间膝盖上的痛、中学六年唯一一次的体育见习,然后就是想不起exact wording的那个MSN status。

突然就流下眼泪。

脑里回荡着“看不见的伤口最痛”这么一句话。

明天见

刚追完一部叫《灿烂的遗产》的韩剧,据说男主是很多人喜欢的李昇基欧巴,但重点是我共流泪三次!

《灿》属家庭剧,所以剧情解释起来有点复杂,反正就关系某家庭事业继承和富家子弟被迫像平凡人那么打工的情节。平常不喜欢看家庭剧,因为节奏很慢而且人物多;但这出不但反映家里人的各个角色,也没人病重也没人出车祸!知道在电视剧里这是多罕见的吗?

就在女主知道自己要离开还是由着男主对自己说“那我走咯,明天见”的瞬间,莹泪崩了。王心凌的《明天见》已经忘记是哪个他的禁歌了,但那惋惜的心情,“我的耳边 再听不见 我以为永远不会变 最习惯的明天见”,想起还是会痛。

离家后的莹现在是多么珍惜每次见面啊。

复活长假前晚

听说在新加坡也是放长假吧?在澳大利亚我的室友期待复活节前后周五至周一的假期已经很久了。这里工作很flexible,但公共假日不多。

周四晚,到餐厅上班。第一次6点就到了!虽然没有周末那么忙碌,但因为只有两个人工作,还是很累。特别是面对对食物价格、菜单等等不在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有意见的客人,常幻想如果这里像美国那样实行小费制那该多好。

下班后到对面的加油站(对啦这里最方便的莫过于加油站)买一瓶牛奶和一支冰淇淋,坐在公车站发呆。手机里群组的朋友约在吉隆坡市中心见面,以为在外两年都习惯了,还是会难过。布里斯班的生活很平静,没什么drama但就也没什么乐趣。朋友住的远,大家一聚就是吃饭喝酒,还挺想念出游的。

莹下午做了蛋挞给餐厅的老板,下班前跟她聊了两句。老板夫妇俩是我同乡(ie 八打灵再也),特了解我想家的无奈。毕业至今已经三个月,还没找到工作不在我的预算里。老板却说,你没很努力吧,因为想等签证一通过就回家度假?哈,我是真的想回家。虽然十二月才刚见过家人,去年冬天也跟他们去旅游,但已经快一年又八个月没回家了。

三个表侄子都一岁多了,我还没抱过。大姑丈去年年底去世,我跟姑姑视频说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看你。但又这样过了几个月。过几天复活节家族聚会,这是我家例常的习惯。就在家里简单的煮个咖喱面(或有时会煮椰浆饭),说好七点开饭其实就是先到先吃迟到洗碗。以前常好奇我们都不是爱讲话的人,聚会为什么不无聊?后来才理解其实聚在一起不需要很热闹,只要放眼点个人头,确定大家都好,就够了。

比起初一进宿舍每个礼拜回家还哭了那整整的几个月,来布里斯班简直就是铁人一个。随着年龄的增长,能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就这个样子吧。

每次出门久了就生病

记得上个寒假到墨尔本朋友家住了十几天然后到纽西兰再玩一周。感觉每到一个新地方就再过一次冬,中途因为冷到了吧!感冒了吃了好多的药。

这次在黄金海岸带团,在老板家住了一周。带着小朋友游山玩水,玩的挺开心的。这次是晒到的!连续几天的发烧,因为要工作所以药也嗑了不少。

一个人在外生病,特想念家里的床。同时希望有人给我买药、给我煮汤,有人跟我说,病了就请假呗!

嗯不说这些了。病好了就没资格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