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结局何必开始

《来自星星的你》是我听说很久了但一直没兴趣追的一部韩剧。偶然看了第一集,才发现原来不是一部因为主角长的帅才红的片子。剧情、拍摄、演技,真的好。

又是一段即将分别的情景,剩一个月了,干嘛开始?却又发现珍惜仅剩的时间。为了离别后没有眷恋,彻底的遗忘,想把能做的都做完。

流泪了才心想这到底哪里感人了?

想了想原来莹也曾经有段一个月的感情。暧昧了很久却在离别没多久前才开始的感情。从没后悔过那一个月,但第一次冒出来一个念头,如果当初压根没开始,我们现在还会是朋友吗?

Advertisements

莫明

很久以前在MSN的status上po过一句“常常跌倒流血都无所谓,现在找不到伤口但比什么都痛”之类的话,好像是熊猫离开那时写的吧。

半夜关了灯躺下,一连串的联想,像哥哥的大学朋友、小学那个同班一年之后见面会对我眨眼睛的男孩、唯一一次和青梅竹马的电话粥、毕业旅行后对我说再见的暧昧对象、初恋、排球、练球时滚地那瞬间膝盖上的痛、中学六年唯一一次的体育见习,然后就是想不起exact wording的那个MSN status。

突然就流下眼泪。

脑里回荡着“看不见的伤口最痛”这么一句话。

有感

追台版《恶作剧之吻》的十年后,看了韩版的。

  1. 韩版男主角比较帅。
  2. 韩版女主角比较没那么笨。
  3. 以爱情为主要路线的剧真的十集左右就够了,再多就看不下去了。
  4. 当编剧还不简单,写的太夸张让人觉得不现实,写的太现实又没戏看。
  5. 这种只有女生拼命追,而且被欺负的这么惨这么没有自尊心的剧情,估计只有中学生看的下去但又怎么可以这样教坏小妹妹呢。

每次看到女主角有些笨拙有些粗心的剧情,除了觉得好笑其实也觉得跟自己有些相似。本来就不是高贵文雅的类型(高中怎么被称气质美女连妈妈都疑惑),手脚不灵活就别提了,还常常粗心大意的掉东西。近几年改善很多了!朋友总说我很organised,去旅行会写写packing list,去买菜会写shopping list,在门边会放提醒,其实就是因为记性不好才需要的。

说着就想起从高中到大学到硕士,在课业上提醒我的同学,半夜为我开门的室友,原谅我不写起来就不记得的家人。谢谢你们的迁就。记得曾经跟盈说过,我很努力了,我会改善的。有些事情改不掉吧!但我会进步的。

笔于三月的最后一天

在午休时间的food court里一边吃穷人的午餐(5澳元的麦当劳),一边读着图书馆借的《不爱,也是一种爱》。橘子写的一本书。在澳大利亚还能借到中文书,真是生活中的小幸福。最近开始认真读起书来,一行一行、一页一页地翻着,久违的认真啊。

橘子的书,高中的时候看过一两本。悠悠的,连封面都很平淡。《不爱》说着的是一男一女的故事。静态的对白,陈述他们和共同朋友三人一起的跨年,还有之前之后的经历。

还是描述不起来。总之,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羞涩的告白。倒是平静的让人感动。举例吧:

搬离开米馡的公寓那天,我特地买了一束大得招摇的黄玫瑰搁在她的客厅桌上,是因为黄色玫瑰代表分离,也是因为,我发现住在这里的一年以来,没有人送过她花。-第四章“变”之二苏沂,p131

这个米馡不是故事的主人公,只是跟主人公住在一起的同事。住在一起的一年里,从没跟主人公告白,也没做出什么过度的事。对于整个故事情节可能会觉得她什么都不是吧!但其实我们生活中不就有很多这样不起眼的配角,值得我们费个心思买一束有意义的玫瑰花?

明天见

刚追完一部叫《灿烂的遗产》的韩剧,据说男主是很多人喜欢的李昇基欧巴,但重点是我共流泪三次!

《灿》属家庭剧,所以剧情解释起来有点复杂,反正就关系某家庭事业继承和富家子弟被迫像平凡人那么打工的情节。平常不喜欢看家庭剧,因为节奏很慢而且人物多;但这出不但反映家里人的各个角色,也没人病重也没人出车祸!知道在电视剧里这是多罕见的吗?

就在女主知道自己要离开还是由着男主对自己说“那我走咯,明天见”的瞬间,莹泪崩了。王心凌的《明天见》已经忘记是哪个他的禁歌了,但那惋惜的心情,“我的耳边 再听不见 我以为永远不会变 最习惯的明天见”,想起还是会痛。

离家后的莹现在是多么珍惜每次见面啊。

复活长假前晚

听说在新加坡也是放长假吧?在澳大利亚我的室友期待复活节前后周五至周一的假期已经很久了。这里工作很flexible,但公共假日不多。

周四晚,到餐厅上班。第一次6点就到了!虽然没有周末那么忙碌,但因为只有两个人工作,还是很累。特别是面对对食物价格、菜单等等不在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有意见的客人,常幻想如果这里像美国那样实行小费制那该多好。

下班后到对面的加油站(对啦这里最方便的莫过于加油站)买一瓶牛奶和一支冰淇淋,坐在公车站发呆。手机里群组的朋友约在吉隆坡市中心见面,以为在外两年都习惯了,还是会难过。布里斯班的生活很平静,没什么drama但就也没什么乐趣。朋友住的远,大家一聚就是吃饭喝酒,还挺想念出游的。

莹下午做了蛋挞给餐厅的老板,下班前跟她聊了两句。老板夫妇俩是我同乡(ie 八打灵再也),特了解我想家的无奈。毕业至今已经三个月,还没找到工作不在我的预算里。老板却说,你没很努力吧,因为想等签证一通过就回家度假?哈,我是真的想回家。虽然十二月才刚见过家人,去年冬天也跟他们去旅游,但已经快一年又八个月没回家了。

三个表侄子都一岁多了,我还没抱过。大姑丈去年年底去世,我跟姑姑视频说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看你。但又这样过了几个月。过几天复活节家族聚会,这是我家例常的习惯。就在家里简单的煮个咖喱面(或有时会煮椰浆饭),说好七点开饭其实就是先到先吃迟到洗碗。以前常好奇我们都不是爱讲话的人,聚会为什么不无聊?后来才理解其实聚在一起不需要很热闹,只要放眼点个人头,确定大家都好,就够了。

比起初一进宿舍每个礼拜回家还哭了那整整的几个月,来布里斯班简直就是铁人一个。随着年龄的增长,能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就这个样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