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于三月的最后一天

在午休时间的food court里一边吃穷人的午餐(5澳元的麦当劳),一边读着图书馆借的《不爱,也是一种爱》。橘子写的一本书。在澳大利亚还能借到中文书,真是生活中的小幸福。最近开始认真读起书来,一行一行、一页一页地翻着,久违的认真啊。

橘子的书,高中的时候看过一两本。悠悠的,连封面都很平淡。《不爱》说着的是一男一女的故事。静态的对白,陈述他们和共同朋友三人一起的跨年,还有之前之后的经历。

还是描述不起来。总之,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羞涩的告白。倒是平静的让人感动。举例吧:

搬离开米馡的公寓那天,我特地买了一束大得招摇的黄玫瑰搁在她的客厅桌上,是因为黄色玫瑰代表分离,也是因为,我发现住在这里的一年以来,没有人送过她花。-第四章“变”之二苏沂,p131

这个米馡不是故事的主人公,只是跟主人公住在一起的同事。住在一起的一年里,从没跟主人公告白,也没做出什么过度的事。对于整个故事情节可能会觉得她什么都不是吧!但其实我们生活中不就有很多这样不起眼的配角,值得我们费个心思买一束有意义的玫瑰花?

明天见

刚追完一部叫《灿烂的遗产》的韩剧,据说男主是很多人喜欢的李昇基欧巴,但重点是我共流泪三次!

《灿》属家庭剧,所以剧情解释起来有点复杂,反正就关系某家庭事业继承和富家子弟被迫像平凡人那么打工的情节。平常不喜欢看家庭剧,因为节奏很慢而且人物多;但这出不但反映家里人的各个角色,也没人病重也没人出车祸!知道在电视剧里这是多罕见的吗?

就在女主知道自己要离开还是由着男主对自己说“那我走咯,明天见”的瞬间,莹泪崩了。王心凌的《明天见》已经忘记是哪个他的禁歌了,但那惋惜的心情,“我的耳边 再听不见 我以为永远不会变 最习惯的明天见”,想起还是会痛。

离家后的莹现在是多么珍惜每次见面啊。

复活长假前晚

听说在新加坡也是放长假吧?在澳大利亚我的室友期待复活节前后周五至周一的假期已经很久了。这里工作很flexible,但公共假日不多。

周四晚,到餐厅上班。第一次6点就到了!虽然没有周末那么忙碌,但因为只有两个人工作,还是很累。特别是面对对食物价格、菜单等等不在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有意见的客人,常幻想如果这里像美国那样实行小费制那该多好。

下班后到对面的加油站(对啦这里最方便的莫过于加油站)买一瓶牛奶和一支冰淇淋,坐在公车站发呆。手机里群组的朋友约在吉隆坡市中心见面,以为在外两年都习惯了,还是会难过。布里斯班的生活很平静,没什么drama但就也没什么乐趣。朋友住的远,大家一聚就是吃饭喝酒,还挺想念出游的。

莹下午做了蛋挞给餐厅的老板,下班前跟她聊了两句。老板夫妇俩是我同乡(ie 八打灵再也),特了解我想家的无奈。毕业至今已经三个月,还没找到工作不在我的预算里。老板却说,你没很努力吧,因为想等签证一通过就回家度假?哈,我是真的想回家。虽然十二月才刚见过家人,去年冬天也跟他们去旅游,但已经快一年又八个月没回家了。

三个表侄子都一岁多了,我还没抱过。大姑丈去年年底去世,我跟姑姑视频说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看你。但又这样过了几个月。过几天复活节家族聚会,这是我家例常的习惯。就在家里简单的煮个咖喱面(或有时会煮椰浆饭),说好七点开饭其实就是先到先吃迟到洗碗。以前常好奇我们都不是爱讲话的人,聚会为什么不无聊?后来才理解其实聚在一起不需要很热闹,只要放眼点个人头,确定大家都好,就够了。

比起初一进宿舍每个礼拜回家还哭了那整整的几个月,来布里斯班简直就是铁人一个。随着年龄的增长,能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就这个样子吧。

周一布里斯班的大半夜

其实所谓的大半夜也就是晚上十点钟,平常最热闹的学生住宅区路上没有车,也没有路人。街灯开着,但住家的灯火也寥寥无几。

睡不着觉又要等时差两个小时的小男友回家,于是拎了几个硬币和一串钥匙走路到最近的加油站买宵夜。这一去一回的十五分钟,发现了几件事:

  1. 所谓的秋天真的来了;白天的气温跟夏天没差多少,但晚上还是别穿短裤出门。
  2. 垃圾车明天要来了;一排排整齐的列在路边,黄色的是资源回收桶,绿色的是普通垃圾桶。
  3. 原来味道像Jasmine但又不是的白色小花到处都有;只可怜我家那两棵,夏天被砍矮了后就没再开花了。
  4. 今天中午手忙脚乱在厨房做了好几道菜居然没受伤(话说这两个礼拜又煎又炸的每次都烫到);但吃完饭往床上一躺就扭到脖子,这是为神马?
  5. 澳大利亚的迷你超市能吃的还真少;宵夜除了薯片,就只有冰淇淋和甜甜圈。好想念台湾的便利商店哦。

唉。Donut吃了一个牛奶喝了半杯,博文也啰嗦了一堆;亲爱的J大人怎么还不回家?(是我说过异地恋不难的吗?我说啊,对爱睡觉的人倒是……)

每次出门久了就生病

记得上个寒假到墨尔本朋友家住了十几天然后到纽西兰再玩一周。感觉每到一个新地方就再过一次冬,中途因为冷到了吧!感冒了吃了好多的药。

这次在黄金海岸带团,在老板家住了一周。带着小朋友游山玩水,玩的挺开心的。这次是晒到的!连续几天的发烧,因为要工作所以药也嗑了不少。

一个人在外生病,特想念家里的床。同时希望有人给我买药、给我煮汤,有人跟我说,病了就请假呗!

嗯不说这些了。病好了就没资格呻吟。

2016除夕

年三十晚在家举办聚会,邀请了大学的伙伴、室友,一桌九个人吃团圆饭。

早上八点多起床,穿着睡衣在厨房里准备。简单地炸了几片年糕,煮了一锅饭,再敲开几个罗汉果煮糖水。

曾经和会煮饭的男孩交往。在一起的时光短促,所以说好的向他学习没有实践。事隔八、九年,莹一个人在国外过新年。老外同学对菜肴的赞不绝口,也只能苦笑。离家虽然只有两年,但说实在味儿是否够传统自己都不知道了。

那天刚度假回来的朋友说,在家的生活很轻松简单。饭菜有妈妈准备、衣服也有人料理。话说我想念的说不定就是这种依赖;想喝豆浆就走路出去买,百褶裙难烫就喋一下妈妈,早午晚三餐只要粘着弟弟妹妹就一定有饭吃。

独立的生活很健康,我是真喜欢自己办事的满足感。只是一个人提着几公斤罐头转两趟公车的时候,还真希望这时可以打电话叫谁来接我。

在澳洲布里斯班的年夜饭